本刊简介   |    联系我们   |   

浅论琵琶的艺术禀赋与未来抉择

2019-03-21 11:23:17

要: 琵琶艺术是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载体。 洞察其绵延数千年的历史文脉,旨在深刻把握琵琶艺术演进发展的文化元素和艺术品质。分析其发展流派,重在勾勒琵琶艺术流派各具文脉传承、均有谱系存世、各显演奏技艺的艺术禀赋。 探究其发展走向,贵在明确琵琶艺术的回归之路,丰富琵琶艺术的曲目创作,创新琵琶艺术的演奏技艺,拓展琵琶艺术的传播空间。

 

关键词: 琵琶艺术 历史文脉 独特流派 未来抉择

 

Abstract: the art of Pipa is an important carrier to inherit Chinese excellent traditional culture. In order to deeply grasp the cultural elements and artistic qualities of the evolution and development of the pipa art, the historical context of thousands of years has been observed. Analysis of the development of schools, focusing on the outline of Pipa art culture and different schools have their playing skills, his pedigree artistic gift. To explore its development trend, we should clarify the way of Pipa art's return, enrich the creation of Pipa art, innovate the performing skills of Pipa art, and expand the communication space of Pipa art.

 

Key words: the future choice of the unique genre of the historical context of the art of pipa

 

本文摘自《文教资料2017

 

琵琶艺术浓缩着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基因。 琵琶曾经在古代宫廷音乐中盛极一时,与古琴、古筝名列为中国最具代表性的弹拨乐器。 之所以冠名为国粹,不仅在于琵琶精湛的音乐技艺、雅致的视觉感受、独特的审美体验,而且表现在音质明亮而浑厚, 穿透力兼具深沉含蓄与热情奔放的艺术质素。 琵琶的艺术文脉和流派,代际相承且蔓延数千年,艺术品质充分体现出中华民族圆融通达、 生生不息的广阔胸襟和精神追求,但其发展历程更是饱经岁月洗礼,呈现出开拓新境且历久弥新的姿态。 尤其在文化价值多元和艺术观念多样发展的今天,聚焦琵琶艺术发展走向的命题,唯有抱持其艺术根脉,弘扬其艺术精髓,明晰其路径选择,方能冲破传统艺术传播的困境,开启琵琶艺术传承发展的新篇。

 

一、琵琶艺术的历史文脉

 

琵琶艺术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精粹于一身。 2008 6月,琵琶艺术列入我国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这种保护性传承方式的运用, 既在一定程度上表明琵琶艺术的发展前景令人担忧, 又揭开了如何认识和定位琵琶艺术的历史价值的全新论题。 洞察琵琶艺术的历史文脉,无疑是注入当下艺术浮华境遇的清醒剂, 更是值得延展的中华文明的寻根之旅。

 

琵琶艺术起源于汉代和魏晋。 东汉刘熙采用声训方式为琵琶命名,其所作《释名》有云:“枇杷,推手前曰枇,引手却曰杷,像其鼓时,因此为名。”琵琶最早被称作“秦琵琶”或“秦汉子”,早期形制为直颈和圆形音箱的组合,音位和弦数并不固定。 晋代竹林七贤之一的阮咸善弹琵琶,以至于后世用“阮咸”代称这种直颈琵琶。汉唐时期,伴随商贸和文化交流,曲项琵琶从西域和中亚国家传入我国,掀起了“胡乐”热。 这种琵琶样式类似于中亚的乌特琴和巴尔巴特琴, 一般取横抱之势并用拨子演奏,乃琵琶演进和发展的前身。

 

琵琶艺术发展的高峰在唐代。 “琵琶发展到唐代已得到皇室内外等上层权贵的特别青睐,成为众乐器之首” [ 1 ] 。 唐琵琶在仿制胡琵琶的基础上, 不断从梨形音箱和脖子曲直等主要部件予以完善, 出现了直项唐琵琶和曲项唐琵琶两种样式。 诗人白居易在名篇《琵琶行》中精彩描述了琵琶的音响效果,当属成熟时期的曲项唐琵琶所演奏。 唐代后期,琵琶艺术在制作工艺和演奏技艺方面取得长足发展。 琵琶形制从颈部加宽,共鸣箱由宽收窄,下部音位使用更便利。 琵琶演奏则由横抱转化为竖抱,手指演奏代替了拨子演奏。 由此演化出右手指法的轮指和弹挑系统, 左手指法的按指和推拉系统,具体指法共有五六十种之多。 唐琵琶已经具备了现代琵琶的基本功能和要素。

 

琵琶的品位和音域不断扩充。 传统琵琶采用五声音阶,唐琵琶有 4 个相位,只能演奏 1 个八度加纯四度。 宋元时期伴随说唱和戏曲兴起,琵琶艺术在宫廷逐渐没落,反而在民间普及生根。 明代琵琶发展为 4 9 品,清代琵琶为 4 10品,20世纪初琵琶为 12 品且音域扩大为 3 个八度, 30 年代初琵琶增为 6 18 品。新中国成立后,琵琶的品位增加至 6 25 品。琵琶琴弦的选材从丝质弦、银弦转向尼龙钢丝弦,音量加大,共鸣效果显著。

 

琵琶曲的类别体系更趋完善。 琵琶曲的结构形式历来有大曲和小曲之分。 大曲也称为大套,既有多段形成的统一整体,诸如“十面埋伏”、“月儿高”等;又有几个小曲串联而成的一套,如“阳春古曲”、“塞上曲”的结构;还有民间流行的龙船曲式。 小曲也称作小套,每曲通常为 68 板。 琵琶大曲有文曲和武曲之分,华氏小曲亦有文板和武板之别。 大曲演奏方法通常主张文曲宜静、武曲宜威,文曲弹奏倡导左手指的推拉吟揉等技巧,武曲弹奏则考究右手指力、腕力与速度,这充分体现了文武曲情与乐曲意境的内在关系。

 

二、琵琶艺术的独特流派

 

琵琶艺术发展体系成熟且流派纷呈。 在明末清初,琵琶艺术即有以王君锡为代表的北派、 以陈牧夫为代表的南派之别。 “北派琵琶演奏风格刚劲豪阔、苍凉激越。 南派琵琶演奏风格清丽簇采、玲珑奇秀” [ 2 ] 。 清代中叶以后,琵琶艺术形成“南盛北衰”之势。 南派琵琶缘于江南地域文化和师承关系,不断革故鼎新并涌现出无锡派、平湖派、浦东派、崇明派和汪派等艺术流派。 上述流派的生成,相较于琵琶艺术数千年演进,可谓独具艺术禀赋和特质。

 

一是琵琶艺术流派各具文脉传承。 纵览各流派的发展史,大师辈出、文脉相承。 无锡派琵琶以华秋苹为代表,后有徐悦庄、吴畹卿、邹道平、沈养卿、乐述先、唐石琴、杨荫浏等名家,兼容琵琶南北派之长并发挥了承前启后的作用。 平湖派琵琶脱胎于李氏五代琵琶世家,尤以李芳园为代表,遂有朱英、杨少彝、于桂荪、李建正等英才辈出。 浦东派琵琶以鞠士林为代表,世称“鞠琵琶”并赢得“江南第一手”声誉,步其后者则有鞠茂堂、陈子敬、倪清泉、沈浩初等名师,林石城师承沈浩初并培育出刘德海、叶绪然等琵琶大家。 崇明派琵琶又称“瀛洲古调派”,兼及南北琵琶演奏风格,清代就有王东阳、卢明章等名家,清末民初涌现出沈肇州、樊紫云、刘天华等名扬宇内的大师。 汪派琵琶以创立者汪昱庭的姓氏命名,又称“上海派”,嫡传弟子有李廷松、卫仲乐、孙裕德、程午加、李光祖等琵琶名家。

 

二是琵琶艺术流派均有谱系存世。 作为艺术传承发展的标志性成果,各流派传世的琵琶谱足见其艺术历程和造诣。 无锡派琵琶运用工尺谱刊行《南北二派秘本琵琶谱真传》,是我国最早的琵琶谱。 平湖派琵琶最早以《南北派大曲琵琶新谱》传世,后有李芳园编纂的《南北派十三套大曲琵琶新谱》,以及《怡怡室琵琶谱》、《朱英琵琶谱》、《琵琶春秋》[ 3 ] 等问世。 浦东派琵琶最先有《鞠士林琵琶谱》流传,后有《陈子敬琵琶谱》,但已失传,现世有第 5 代传人沈浩初编纂的《养正轩琵琶谱》刊行于世。崇明派琵琶主要以《瀛洲古调》琵琶谱闻名于世。 汪派琵琶则有中央音乐学院收集整理并以工尺谱记写的《汪昱庭琵琶谱》流传于世。

 

三是琵琶艺术流派各显演奏技艺。 各流派的演奏方法,既是一种独特的文艺创造, 又是传承发展的重要载体和媒介。 无锡派琵琶较为完整地记载了演奏的指法,其演奏方法为各流派吸纳并创新发展。 平湖派琵琶倡导坚实淡远之风,注重创新右手轮指技法,擅长运用“下出轮”,演化出“蝴蝶双飞”、“抹复扫”、“马蹄轮”等轮指技法,并开创“倒抡”的指法技艺。 浦东派琵琶追求海派胸襟,运用传统指法富有特色,善于使用轮滚四条弦、并弦、大摭分、夹滚、各种夹弹和夹扫及音色变化和锣鼓等演奏方法。 崇明派琵琶展现细腻柔和的情感和情趣,以“下出轮”见长,但更主张“重夹轻轮”,曲目多为可以独立演奏的文板小曲, 开创了小曲组合连奏的标题音乐样式。 汪派琵琶演奏技巧崇尚返璞归真,尤为擅用行韵指法,凸显腔、韵的转换与变化,更注重情感的表现与处理。

 

三、琵琶艺术的未来抉择

 

琵琶艺术精魂犹在但发展值得期待。 由于受到文化价值观念、现代艺术样式的影响,加之学习者需要扎实的传统文化功底且周期较为漫长, 琵琶艺术传习已经濒临青黄不接、流派和体系散失的困境。 如何持守琵琶艺术根脉,选择合适发展路径,渐成迫切需要破解的现实命题。 这显然不能停留在发展困境的归因分析之中, 尤须从更务实的视野和手段上取得突破。

 

一要明确琵琶艺术的回归之路。 作为中国民族音乐的代表,琵琶艺术要回归古典和田园。 一方面,琵琶艺术要克服“浮躁”气息,摆脱娱乐化和无调性演奏的困扰,不能随大流和赶时髦,要始终把艺术品位和艺术情操放在第一位。 另一方面,琵琶艺术要寻根于田园,曲谱和文本只能帮助解决技术传承问题,如何培养艺术情感,关键在于乡音乡村,还在于曾经孕育琵琶艺术的民间。 著名琵琶演奏家刘德海所言“音乐要绿色革命”,“不法祖宗而所以深法祖宗” [ 4 ] ,无疑蕴含着深刻的道理。

 

二要丰富琵琶艺术的曲目创作。 悉数新中国成立后琵琶艺术发展史可以发现, 20 世纪 50 年代大量民歌和同名歌曲改编的琵琶曲纷纷问世。 60 70 年代诞生了《狼牙山五壮士》和《草原小英雄》等具有开创性的优秀曲目。 20 世纪最后20 年间,刘德海等一批琵琶演奏家、教育家创作和改编了大量喜闻乐见的作品。 然而,新世纪以来,琵琶艺术则深受“炒冷饭”和媚外现象的困扰。 当前亟待引导艺术家们走出书斋和演艺场馆,创作反映现实生活的好作品。

 

三要创新琵琶艺术的演奏技艺。 在曾经开启先河的演奏方法中,林石城的“人工泛音”、王惠然的“四指轮”、《草原小姐妹》的双弦演奏和“摇指”、刘德海新创的“正反弹”技术等,都是现今的琵琶传习者学习和练习的好方法。 在指法创新方面,要不断创造“解放大指”和“运用小指”的技艺;在节奏把握方面,要创新运用全轮、上下轮、挑轮等技术;在弦音开发方面,要处理好“音”“弦”之间的关系,变换并巧用不同音色和音高的泛音。

 

四要拓展琵琶艺术的传播空间。 琵琶艺术固然有其影响的区域和“产地”,但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不能将其安放在艺术“陈列馆”和史料典籍之中。 党和政府的文化和教育主管部门要担当起传播琵琶艺术的重任。 要大力培育一支专兼职琵琶艺术教育传播队伍; 在主要艺术场馆定期举办琵琶艺术展演活动; 在重要节庆和纪念活动安排琵琶演奏曲目;在“三下乡”活动中留有琵琶艺术的一席之地;使琵琶艺术留在童声里,走进社区中,迈入千万家。

 

参考文献:

 

1 ]池玲珑 . 唐诗中的琵琶艺术(季刊)[ J . 交响—— — 西安音乐学院学报, 2009 1 :79.

 

2 ]吴慧娟 .20 世纪中国琵琶艺术发展探赜[ J . 中国音乐学(季刊), 2015 2 ): 130.

 

3 ]张鸣 . 王范地 . 杨少彝先生与中国民族音乐琵琶艺术[ J . 中央音乐学院学报, 2015 1 ): 129.

 

4 ]焦志丽 . 简论琵琶演奏家刘德海的艺术创新[ J . 河南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09 2 ): 265.

 

 

浅论琵琶的艺术禀赋与未来抉择

期刊名称:文教资料
主管单位:江苏省教育厅
主办单位:南京师范大学

出版周期:旬刊
出版地址:江苏省南京市
语  种:中文
开  本:大16开

投稿邮箱:wjzlbjb_vip@163.com

国际刊号:ISSN 1004-8359
国内刊号:CN32-1032/C
邮发代号:28-331
发行范围:国内外统一发行

创刊时间:1972